寂静森林

我独自走在这片密林。不知道会遇见多少美丽与陷阱。

寓言

情节的开始无法预知

打下字母数字或者拼音五笔


飞散的碎片

满载预知


一滴水与宇宙调情

宇宙就死了


无机质的无限

绝对饮下苦酒


若是有神在此

必高唱圣歌

我们是羽翼

他们是羽翼


我们是庇护

他们是庇护


树倒桩坠地

压死大象还会是蚂蚁?


微缩的圆

与另外一个圆

从不否定三角形或者多边形


终焉之时 所有形状都会成为圆


就像伤心头绪

无情离思

淹没的孤寂的

肮脏的躲避的

受绝对推攘

落在眼底


如苹果落在牛顿头上

它们滚出圆形

????唐人街探案2居然出了

而我第二章还没发

😨简直震惊。

电脑版lofter登不上去我都快忘了这茬

保护

从一朵花到一棵草,漫天金光的世界中


穿越沼泽


保护的伞遮住眼睛

狸猫横越花茎


负鼠的儿子在天上

雏鸟在地面筑巢


所有窠臼中

拉开的弓箭往回走

撤出文明的注视

贯穿一只猿猴的心脏


而我们

握紧渴望

像一头驴蒙上眼睛

低头磨紧

大豆和不知名的香草

夏天

电脑重新恢复,像是庆祝我重拾旧爱,系统掉落好多宝物。一一看了,是几年前偶然删除或者刻意谋杀的文章小说。

心境顿然复杂——一个重恢复的新生之地,和衰败的已死紧密相连,如同春之女神踏足冥界之王的领土。

想来是因为已死去一次,和重生小说的主人公类似,这些文字与我之间毫无温情可言,重看,只是放映一场场电影。我可以带着爆米花,戴上3d眼镜。

不是老朋友,不算旧情人,没有恩怨,江湖里也无甚传说。

看完后,我在心里给它们都打了低分。


又是一个没有好电影的夏天。

闻鸡起舞

记事1:

餐厅里两相对坐,是吐露秘密的最好时刻。

他表情忧郁,她表情犹豫。

服务生穿过人群,微笑问:两位,是不是在前台有点单?

四只眼睛对视,又变成四只眼睛对视,三双眼睛在空气里找着目标和靶子。

他,她,摇摇头。

服务生侧身去另外一桌,两位,是不是在前台有点单?

又缓步去远的另外一桌,两位,是不是在前台有点单?

她看着服务生的背影,才懂微笑背后的不耐烦,和人寡廉鲜耻的迟钝。

他站起身,消失几分钟,回桌端回闻鸡起舞套盒。

“为什么是闻鸡起舞?”

“总归不能写:祝你鸡年大吉,吧。”

响起低低的笑声。

“应该是:吃饭不如跳舞。”

“不对,是恋爱不如跳舞。”

他和她又四只...

繁體

“他弓起身來,將手裡的咖啡罐投入垃圾桶,好像一只反芻的口蹄類動物,蠕動胃部,擠出了口糧。罐子在她的注視下繞著圓柱體上打轉,往下跌。

那裡或許有著一個黑洞,或者白洞,或者蟲洞。天文學家可能會做如此的想象。

她將手放平在小腹上,感到身體內部的子宮燃燒起來。

一個黑洞聯繫一個蟲洞,一個蟲洞有著另一個黑洞。

簡體的假設前提里必然有著繁體的痕跡。”


“他弓起身来,将手里的咖啡罐投入垃圾桶,好像一只反刍的口蹄类动物,蠕动胃部,挤出了口粮。罐子在她的注视下绕着圆柱体上打转,往下跌。

那里或许有着一个黑洞,或者白洞,或者虫洞。天文学家可能会做如此的想象。

她将手放平在小腹上,感到身体内部的子...

🌹

你的眼睛

里面开着蔷薇

玫瑰

月季

数不清的 美色


谁许你

居然不带荆棘

过渡

平静的落叶呱呱坠地

冬日又沦为春的接生妇

她忍不住骂

为所有没被尝到的初雪

躬身洗发

于是所有白色都消弭

小指发着光泛疼

切来送给黑道大哥

或许可以成为人生赢家

坐上宝座

然后包养小白脸

一掷千金

搜肠刮肚为 情

做段

金刚经念魂魄归去

不听不听

王八遍地


人间词满

攫取两阙吹笛去

怀袖风


下一页
©寂静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