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静森林

我独自走在这片密林。不知道会遇见多少美丽与陷阱。

大皇宫和大保健 上

1.秦风x唐仁  cp

2.唐人街探案同人

3.一篇简单粗暴的黄文开头

………………………………………………………………………


  一


  嫩雏秦风被他舅拐带到店里来了。号称九零后的表舅咧嘴傻笑,一副熟客的姿态。


  这家店位于唐人街某旮旯,是各位华裔们心照不宣的好去处。看起来尤其是表舅的福地。他和各路姑娘熟稔地打招呼,对于她们的胸围身高下巴尖度可以说是了如指掌。秦风不知道他那傻愣愣的大脑是不是都装了这些废东西才因此一点用都没有。


  他也不想知道。


  店里霓虹灯乱闪,像多个路口交叉里红绿灯精的聚会,五光流彩,男男女女挤作一堆,漂亮的大腿和乳房并重,美艳的流莺让人目不暇接,从一进门开始,就能嗅到各种劣质的香水气味,喧嚷的气息叫秦风小处男的脑袋有些晕乎。汗味香水味在跨年狂欢,水果和腐臭的血腥味也跟着凑热闹。


  他不喜欢人多的地方,比如说火车站,或者是围观现场。


  任何意义上。


  但他已经被表舅灌了酒,不然也不会跟着那家伙跨进来。酒瓶上画着长睫毛的猫,据某人说度数低。


  灌入口的瞬间他立刻后悔。消化道却不给反悔的机会,酒液细长狡猾,一下漫进胃里,走两步还可以,过一会儿,就烧到脸上,夺神智,毁理性,像某个人,开始会被表象欺骗,尝得久了就要咬牙切齿,最后却还是要醉,瘫软在接二连三的化学反应里。


  他的眼前冒着太阳系,一个个星球都是犯罪分子的大脑袋瓜,最中央的恒星则是表舅那颗榆木似的脑袋,呵,还在傻笑。他被引力拽着绕表舅的蠢脸旋转,旋转。


  全世界都是那个傻不拉几的笑容。


  旋转,旋转。


  拉近。


  唐仁拉起五迷三道的表弟,在他耳边大声嚎:“秦风,秦风?”


  表弟抬起头,黑褐的眼珠里还是一汪平静的海。


  唐仁从没想过一杯酒就能干倒聪明机智的表弟,反正醉不醉对男人来说没什么关系——能干就行!


  正所谓,南村群童欺我老无力,轮流和我发生性关系。


  “来来,继续喝。”


  表弟拒绝了,连连摇头,眼神又软又乖,像是期待着什么似得,唐仁被这样的眼睛碰触到,心里一抖,如同被一只小奶狗蹭着脸颊舔。


  他嘿嘿笑说:“表弟,急什么。待会就有啦。”


  这次带着表弟来开荤,他心里打着漂亮的小算盘——都说青春期的男生猛如虎,做舅舅的体谅体谅,是多么兄友弟恭的事哟。一场大保健,利人又利己!为了之后的顺水推舟,他还专门灌了秦风酒。


  话是这么说,但那些小姐过来的时候,秦风一嗅到香水味,鼻子皱的都能夹死他舅,目光阴沉沉瞪小姐们。


  漂亮的小姐姐们看到这么帅气的小哥,本自信以为会有一场美妙的教习,没想到小哥终场死人脸,还紧盯着他表哥。


  最大胸的阿美掐着唐仁的腰,问他:“喂,这个小帅哥不会是个……吧?”


  “什么什么?”


  “性冷淡啊性冷淡!”阿美噘着嘴,身后的阿娇阿花在一旁窃窃私语。


  有了这么些天的友情,再加上男人都知道这件事不能瞎说,唐仁一把推开阿美:“去去去,瞎说什么瞎说什么!”


  “我唐仁的弟弟,当然有着大的——小弟弟!”


  小姐姐们都笑开了:“你到底是在说弟弟大呢,还是在说……?”


  秦风假装自己什么都没有听见,可惜他的脸上一片红晕,没法替他遮掩。他哀求道:“叔叔——”


  唐仁瞪他。


  “——哥,那个,我,我……”


  唐仁身边的女孩咯咯笑着,顺手在年轻人胯下轻轻抚摸:“你这个死人,我就姑且信你咯。”


  唐仁欣慰一笑,凑近秦风耳边低声说:“哥哥就帮你到这里了。”


  晕乎乎的秦风眼里只有旋转的天花板,还有嘴边正要撤走的脖颈。这个老男人,全身在东南亚的毒辣日光下晒得黑,脖颈上带一片红,那是灼伤的痕迹,在昏暗的舞厅里纯度却降下去,成为恰到好处的粉色。


  他一口咬下去,没咬着。


  酒精发酵太快,老男人退的太快。空气在口腔里徘徊着,是老男人独有的味道。


  唐仁摸着脖子咕哝:“好你个小子,我带你来这儿,还想咬我?”


  “他哪是想咬你?”有人说,“是想吃了谁呢~”


  唐仁恍然大悟,赶紧腾出位置:“今晚酒我包了,这个小学生就交给你们了。”


  秦风隐约听到了后面几个字,看见老男人的衣服在眼前晃动了下。他想喊住他,眼前一晃,却变成了白嫩丰满的肉体。


  “哎?这个小弟弟,你的脸怎么这么红?”


  “姐姐的手凉呢,帮你降降温~”


  秦风凭借着体测前突击坐位体前屈获得的柔韧和灵活,把敬业的小姐姐和自己交缠的结一个个打开了。他说话都哆嗦:“我,我哥呢?”


  “嗯?优等生,这种事还想要你哥哥手把手带你吗?”


  柔夷悄无声息缠上肩头,芬芳的吐息喷上他的耳畔。


  “姐姐们会好,好,教你的~”


  秦风眼前一黑,哇地一下,终于吐了。


  


二  



  唐仁在卫生间内跳脚,先是骂秦风不像个男人,喝一杯酒就倒,接着骂那瓶酒和生产厂家,然后就是对秦风如此麻烦的诸多吐槽。


  “熊孩子,熊孩子!”


  他把秦风的领子和头发扎起来,费力地拖到洗手池上给他洗脸。


  秦风身上的脏衣物都脱了,孤零零地只有件内裤。


  光屁股遛鸟的男人唐仁见过的海了去了,自然毫不在意。倒是这个白斩鸡,看着细皮嫩肉,没想到一身好肉,肌理紧实,宽肩窄臀,裆下风情也甚是可以。唐仁长期走体力活,说没肌肉那是不可能,他一膀子的腱子肉,还被包租婆捏着夸赞过。不过他是一身黑,肌肤粗糙,看起来就足够粗犷。谁叫东南亚阳光热辣,砂纸似将人的皮肤磨糙,又神奇地将他打磨成为一个圆滑的新唐仁。


  唐仁拍了把秦风的屁股,赞赏道:“不错啊。”


  秦风吐得七荤八素,撑在洗手池上喘息,被拍了屁股后只能拿眼睛瞪这个表舅。瞪也是没力气的,软绵绵的。


  “唐,唐……”


  “啥?”唐仁站在小便池旁卸货,尿液溅在陶瓷砖上响滋滋的,根本听不到他在说啥。


  秦风甩甩头,试图站起身。唐仁在余光中看见他身体一晃,跌倒下去,带开了水龙头,水哗哗喷出来。头也磕在洗手台上,通地一下。


  唐仁裤子拉链都来不及拉,嗷地一声就窜到秦风身边。


  “秦风,秦风?”


  伸手一摸后脑,一手的血。


  完蛋了,要被姐姐给骂死!小混蛋怎么这么不禁喝!唐仁慌忙急火地拍他的脸:“喂,喂!秦风!秦风!”


  终于听到一声呻吟。


  “艹,总算醒了。”唐仁心算是落回了肚子,摇着小兔崽子肩膀不住叹气,“他妈的,要是你在这儿嗝屁,我真不知道怎么跟你妈交代。”


  秦风睁开眼迷迷糊糊望着他,突然笑了。


  “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唐仁气不打一处来,拎起小兔崽子的面颊,使劲揉捏。


  然后他就听见秦风一字一句地吐出了一句话。如果不看面颊、闻不着通天酒气,嘿,完全不像个醉酒患者。


  “我,要,操,你。”


  “什么?”


  唐仁大吃一惊,失手没捏住,通的一下,秦风的后脑再次和地板亲密接触。


  唐仁戳戳秦风——毫无动静,好在鼻息还在,脉搏也稳。“小兔崽子,”他嘀咕,“什么时候学会的脏话?艹我妈不就是艹你外婆么。小兔崽子。”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4)
热度(56)
©寂静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