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静森林

我独自走在这片密林。不知道会遇见多少美丽与陷阱。

成功是什么?

普通的阿紫说

我是阿紫,生前是H城身家最高的女商人。

我已经死了。

杀人犯有两个,一个是接受了角膜捐献的学生,一个是强奸了我的男人。

生后是一具普通的尸体。我是阿紫。


普通的杨康说

平庸就像白衬衫上的污渍,沾上就没法洗掉了。

这句话谁说的来着,爱因斯坦还是张爱玲管他的!自从从大学辍学,反正,我再也没穿过白衬衫,哪怕那个臭娘们求着我……

靠,眼睛好痛,果然不能熬夜打游戏。痘痘也发了几颗?还好遮瑕能遮掉。

我是杨康,对,你朋友圈里最帅的那个。

我从小就没穷过,直到我后爸破产,银行查封了账户,房子全抵押了,朋友也全没了。我就知道!虎落平阳被犬欺,拔了毛的凤凰不如鸡!一群狗眼看人低的家伙……等老子有钱了,成功了,你们一个个得给我下跪叫爷爷……嘻嘻,嘻嘻!老子又忘了,老子已经成功了!

爷从来就没失败过!

爷说完了。


普通的丘处机说

我是丘处机,美国常青藤名校毕业,全真公司主管,知名企业家,去年刚出版两本书,看您丰神俊朗,是个懂书的,送您了,带签名呢,有价无市啊。来,《一路走过十八年》,《家的智慧》,您收好了。

要和我聊聊亡妻?唉……不好意思,失态了,您等我去洗把脸。

久等了,说到亡妻啊,她真是个心地善良聪明能干的人,我们在一起十九年了,感情还和十七岁那时一样好,怎么也想不到她竟然……竟然……自……唉我说不出那个词。她好像有抑郁症,出事那几天一直心情不好。唉!都怪我平日太忙没能仔细照顾她,我可怜的阿紫……

什么?您说她出轨了?别骗我了!怎么可能?……不,等一等,真的?我去年夏天曾经在它脖子上见到了红痕,哪有打人打在这么明显外露的皮肤上,一定是吻痕,一定是……天啊,出轨!

好像,应该是真的,她跟我在一起时就不是个处女!我怎么知道?没落红呗?

虽然她不是处女,出轨还自杀,但我还是止不住地想她、念她!

我说完了,走,我们去喝一杯?


普通的阿紫说

成功是一种非常态,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得到的,如果所有人都成功,那么久没人成功,也没办法判断高下对错。

我从小就知道,成功是有限的。

我被教育着成为有限的万分之一。美貌、财富、婚姻,她们期待的,就是我要去争取的。出任CEO,嫁给门当户对的竹马,走上人生巅峰……?

太容易获得了。

后来她们期待我生育、和婆婆处理好关系,最好生个男孩。

这有点难度,因为处机,他觉得我不适合当他孩子的母亲,他害怕我生出的不是他的孩子,是第一个和我上床的人的精子的相似物。

他有时也打我,但这是成功的有限度的表现之一,我可以接受。

直到有一天,我看见了他。第一次,我想拿到只属于我的成功。

世界上会有千千万万个阿紫,却只会有一个杨康。

终于得到了他,他却不愿再穿第一次偶遇时的白衬衣,没关系,只属于我的成功。

后来他们要杀我,处机告诉了杨康一些事,他要娶一个处女,他要有很多很多钱。

还记得我开头说的话吗?

成功是有限的。所有人都成功,就等于没人成功。

更何况,我的眼,早就成为他的眼了呢。

Your lover is watching you.我的永远的成功。

我说完了。

别熬夜了。


普通的工作人员说

“哈哈!我们终于成功啦!”

“哦!耶!”

“避开了最糟糕的结局!终于所有人都成功啦!这个世界总算稳定下来了。”

“总算不用担心一转眼A就要去炸大巴,B跑去奸污幼女,C搞人体收藏了!加班结束咯喽!多亏你建议让AC相遇,不然本月奖金又没了。”

“嘻嘻,一起喝一杯去?”

“走你!”


普通的作者说

我说完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2)
©寂静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