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静森林

我独自走在这片密林。不知道会遇见多少美丽与陷阱。

我家教主总劝我逼良为娼【番外一】

正文地址

————————————————————————————

《七月半》

  钟荃总记得第一次见到教主的日子,那是七月半,鬼门开,月亮阴森森的照在乱葬岗上,夜枭叫声尖利,坟墓里有耗子悉悉索索啃死人尸骨的声响,他埋头和野狗一起刨着坟。


  砂砾纷纷中,有人道:“喂,小鬼,我见你骨骼清奇,是个做魔头的料,跟着本教主去修魔吧。”


  他回头望去,见教主落在不远处一块墓碑上,衣袂飘飘,一张极好的面孔镀着银辉,真是星眸总惹春水暖,柳眉不带冷月寒。


  鬼节,鬼节,这人又好看的不带凡间气息,定是鬼差无误。他停手,结结巴巴道:“鬼,鬼大人,再宽限我一点时限吧……”


  教主道:“什么宽限不宽限的,小家伙,为师眼光向来不错,你就是个做魔头的料。”却是还没等人拜师就改了称呼。


  孩子没做声,眼泪一滴滴流到脏污的衣领上。


  他只道自己还未翻着爹娘的尸骨便大限已至,不敢当着鬼差的面哭哭啼啼,但毕竟大恸难忍,眼泪竟是不住的流。


  教主走近几步,一手抬他下颌,一手就着自己上裳给他擦了起来。


  那双杀人浴血的手揩在这乌漆墨黑的脸上却温柔如拭珠玉,教主道:“被为师青眼也不用如此激动。”孩子自爹娘惨死家门巨变后一直颠沛流离,吃多了世间的苦,见惯了世人的白眼,哪里想到还会有人待自己珍重如斯,当下又是欢喜又是犹豫,睁大着眼,想望进面前那双眼睛里去。


  教主抹完面颊,很快又擦完脖子,他在孩子身上摸了会儿骨,满意道:“作为为师第一个徒弟,你有什么心愿,还不快说与为师听闻。”


  孩子道:“鬼大人,求您大发慈悲,让我一家人团圆。”


  教主道:“又有什么难。”


  一掌劈下去,霎时土如浪分,飞溅如雨,露出两具被草席裹住的尸首来。


  孩子奔过去,颤手揭开草席。那尸首埋在土里多日,附着无数蛆虫,腐坏的不成形状,衣物倒还留着一丝身前华贵的样子。他砰一声跌坐在地,回头惨笑道:“谢大人宽限,”低头望着那尸首喘道,“爹,娘,孩儿来陪你们了。”气血上涌,一时承受不住,晕倒在地。


  教主一把拎起他,笑道:“好不容易看中的徒儿,哪有轻易交给地府的道理。”


  又摸摸徒儿的骨,自语道:“不错,不错!”


  


  教主醒来看见一片胸膛堵在眼前,脑子晕得很,眼睛眨眨又合起来,半梦半醒道:“下去。热。”


  月光凉似水,全泼在席上,身边人不停他话,反而收紧手臂,哄道:“我有个地方凉的很,给你冰会儿。”牵着他手往下摸去。


  教主睡意去了大半,一拳捶在钟荃胸口,道:“发什么疯,吵人睡觉最要不得。”


  钟荃握着教主双手,按在自己胸口。室内安静下来,能听到屋外虫豸鸣啾啾的。他掌下肌肤温热,胸腔内心脏跳得缓慢而坚定。钟荃道:“教主,今日是七月半。”


  教主眼皮沉重,昏昏欲睡,应道:“哦……七月半……”


  “教主,”钟荃道,“您要听鬼故事吗?”


  教主支起一只眼,道:“不许。”


  钟荃笑道:“某生薄幸,误了一女子……”


  教主抬眼瞪他:“停。”


  钟荃点点唇,教主眯着睡眼,不甘愿咬了上去。


  钟荃乖乖闭嘴,又道:“那我给您说一个话本子?”


  教主蹭到一个舒服的位置,道:“准了。”


  “某年某日,一户商人得罪了正道,家破人亡,幼子侥幸逃过一劫,在乱葬岗遇到了个……”


  教主插嘴道:“狐妖?”


  钟荃头抵在他额上,道:“恩。”


  “这个狐妖又美又温柔。童子想,要是他是我娘子,该多好啊。”


  教主道:“这童子一见到美人就起淫心。不错不错。抓去双修了吗?”


  钟荃轻笑,一本正经道:“您不要跳太快,弟子这里情节还没说完呢。”


  教主咕哝道:“快快快。”


  月辉层层洒进室内,温柔似雪,清亮如霜,屋外夏虫仍唧唧啾啾唱着。立秋的晚风带着凉意,穿过窗棂,拂到榻上,叫人十分舒爽。


  钟荃说着说着,怀里教主便没了声,头歪在他肩上,已然熟睡。


  钟荃在黑夜里痴痴凝视教主的睡颜,低头吻在教主额上。


  他喃喃道:“七月半,鬼门开。开出来的,不是鬼差。”


  是他心里的鬼。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4)
©寂静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