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静森林

我独自走在这片密林。不知道会遇见多少美丽与陷阱。

孬子和冒险者5

  知道了冒险者是休利特的恩人,白黎表情缓和不少,不过对着孬子仍一副凶相。


  休利特头都要炸开,竭力让气氛不冷场,安排四人坐下说话。白黎支使他去拿酒和食物来,转头对着冒险者开门见山道:“a级的冒险者,来这里干什么?”


  冒险者顺着孬子的毛发,轻描淡写:“路过。”


  白黎满脸的不相信,哪有人路过到别人家还强吻的?


  他没有追问下去,a级来到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基地,想来协会必有深意,总不至于是来旅游的吧?


  想到基地现在面临的问题,白黎很是头疼,他准备问问冒险者的安排,或许能够招揽到一个强援:“西格林雅这一带近日频发丧尸,预计不久丧尸潮也要到了,恩维阁下要留下吗?”


  冒险者点点头。


  白黎面上闪过喜色,接着说:“近来基地进出控制严格不少,您也注意到了吧。”


  冒险者沉吟道:“白队长,我刚刚就发现了,基地里商人不少,丧尸潮信息没流出去么?”


  “不,我们放出去了,”白黎脸上的浓眉狠狠揪起来,“奇怪的是,最近基地进入的人员反而大大增多。协会那边派来的专员也迟迟没有到。”提到这个白黎面色复杂,几次欲言又止,最后说:“恩维阁下,希望您能伸出援手帮忙基地度过丧尸潮。”顿了顿,“当然,基地这方面会给您相应的报酬。平日里若有什么要求您提出便是。”


  冒险者看起来对这个报酬一点也不感兴趣,摸摸睡在他膝盖上的安冉随意道:“当然可以。”


  白黎神情奇怪:“我还有一个问题,请您务必回答。”


  冒险者示意他继续。


  “您是看上休利特了吗?”


  


  休利特举着炸鸡啤酒回来的时候,三【?】人之间其乐融融的气息吓得他差点摔了托盘。


  他转头看白黎,无声的问,刚刚发生了什么?


  白黎双手环胸,轻咳一声避开他的视线:“我刚刚问了恩维大人,大人说你的症状他知道一些。”


  休利特心想,不愧是我的男神!


  他心里想着什么就表现到了面上,虽然旁人看仍不过是个冰块脸,白黎和他同床共枕多日,见多了这死鬼的表情包,在一旁瞅着他的花痴眼神,冷不丁哼出声,屁股往右边挪动一段距离。


  休利特乐颠颠放下托盘,想找个离男神近一点的位置落座:男神右边坐着牛皮糖小姐,左边……哦……白黎你怎么好意思离我男神辣么近!


  在远离男神或者挤进那个小缝隙和男神亲密接触但暴露自己的花痴两个选项中,他委委屈屈坐到了白黎的左边。眼睁睁看着男神和牛皮糖亲亲密密,牛皮糖还支起身,啄了男神的嘴唇一下。男神摸摸唇角,笑得休利特心中的百花都凋零了。


  白黎意味不明地嗤笑。


  休利特:……QAQ


  “休利特,把你的伤露出来给恩维大人看吧。”白黎说是这么说,捏着休利特的T恤下摆,没等他反应过来就一把揭开。


  安冉正探头看热闹,眼前一黑。冒险者的声音从头上传来,难得严肃:“别看。”


  倒不是休利特的腹部有多美,准确来说,是恶心极了。优美的腹部肌肉荡然无存,黑色的腐肉上爬满了肥大的白色肉虫,肉虫们钻进钻出,腐肉上孔洞斑驳,一些地方大得都可见骨。


  放在过去我这是妥妥儿的b级恐怖片啊岂可修。


  “真是抱歉让您看到这幅丑陋模样,”休利特垂下眼,“脏了您的眼,我这就把衣服放下。”


  冒险者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你是不是使用了遮蔽术?撤掉吧。”


  休利特咬咬牙,挥手撤掉了遮蔽术,一瞬间,恶臭弥漫,整个屋子里都是一股说不上来的恶心味道。大家纷纷捂住口鼻。


  白黎皱眉嫌弃道:“你简直就像是在粪坑住了一百年。”


  休利特:我的形象在男神面前彻底不会好了QAQ


  ……这个时候请关心重点好吗休利特先生。


  冒险者走近休利特,捻起只肉虫,仔细一看,道:“这是黑魔法的产物,你前不久去哪里了?”


  白黎知道自己胡编乱造的经历被捅破了,当下也没有顾虑,便替怏耷耷的休利特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原来三个月前,休利特追着sox教的踪迹到了他们设在西格林雅的分堂口,深入之后被内部的陷阱重伤,他拖着病体逃出了森林,却因干粮吃完饿晕在基地的巡逻路线上。


  就这么被白黎捡回了家。


  当然这之前之后的某些事白黎略去不说,冒险者也默契的不提。


  他感兴趣的是另一件事。


  “sox教的势力现在也到了这边吗……”


  恩维一边聊tao天hua,一边左手虚张,嗤的一下,休利特腹上如起大风,黑色已肉眼可见的速度离体成气,丝丝缕缕的黑气不断旋转聚合,肉虫也跟着被旋出,纷纷掉落在地,不一会儿腹部的黑色全部褪去,恩维手中赫然漂浮起一个黑色的圆球。那黑色一眼望不见底,静静旋转在他手里,像是个能把人灵魂肉体都吸进去的黑洞。


  休利特移开眼,不敢再看。


  恩维唤道:“白队长。”


  “嗯?”


  “这次的报酬就拿这个支付吧。”


  冒险者笑着掂了掂球:“那些虫子是可以做出迷之美食‘馄饨’的原材料——馄饨之虫,是美食家的挚爱,黑市上价位颇高。两位拿去吧,当是这个重要情报的谢礼。”


  说完,他开出一张方子交给白黎:“白队长,这是后续治疗的药单,外敷内服,三天之内便可痊愈。”


  休利特扫了眼在地板上扭来扭去的肉虫子们,一想到这玩意儿会被做成馄饨给人吞进肚子里,不由一个寒战。


  这比地沟油还可怕,我以后再也不吃馄饨了QAQ


  


  恶臭随着黑气的凝结不再产生,休利特一个清澄术下去,室内顿时清爽起来。


  白黎真心实意道了谢,四人坐在一起,开始享用乱世难得的炸鸡配啤酒。


  安冉看两人(休利特作为病号被剥夺了权利,“你想想,你要是边喝边从肚子里漏出来……”白黎如是说)喝得接杯换盏,好奇啤酒的滋味,夺了恩维的酒杯,也灌了好几口下去。


  冒险者一脸宠溺地看着他喝得一脸红,晕晕乎乎一头栽倒在自己怀里。


  白黎在一旁旁观,知道自己家那位是彻底没戏了,高兴地又去储藏室拿了瓶红星二锅头来。


  


  “来来来,大人,干了这瓶!”


  “不干是不是看不起我?”


  “感情深一口闷!”


  “休利特你这傻子只顾吃吃吃!还不快给恩维大人满上!”


  “大人,来来来,咱们满上,满上!”


  


  酒酣耳热这词说得不错,安冉晕乎乎觉得全身的热量都被酒给烧起来了,他从没感受过这么高的温度,此时被恩维抱在怀里,更是热上加热。


  他挣脱怀抱站起来,踉踉跄跄走了几步,猛地站定,一把掀起裙子。


  哦,凉快了一点儿。


  众人:……


  休利特:我,我,我是不是看错了?牛皮糖小姐有唧唧……?!


  


  休利特的烦恼四2.0版:男神居然是个同性恋……还喜欢易装play。


  好怕。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
©寂静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