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静森林

我独自走在这片密林。不知道会遇见多少美丽与陷阱。

孬子和冒险者4

  陆虎在基地里的窄路上绕来绕去,神奇的没有撞上什么东西。孬子吃完棉花糖,百无聊赖地趴在车窗上。车窗外快速掠过的风景一开始还能吸引他的注意,过了一会儿,他兴趣缺缺。


  陆虎飞驰过一栋民居,孬子突然坐起身来,扑到冒险者身边,拽住他的手,使劲摇晃。


  冒险者一个急刹,车轮在地上发出令人牙酸的摩擦声,摸摸他的头:“怎么了?”


  孬子摇摇头,想告诉冒险者什么,又说不出话,嘴里含糊不清,最后指手画脚终于让冒险者明白了。


  “进去?”


  孬子咬着嘴唇,可劲点头。


  冒险者停好车,手背敲在深绿色的门上。


  “有人在家吗?”


  吱呀一声,门开了。


  黑发黑眼的青年刚走出房门,孬子张大手臂,啪嗒一下就挂到了他颈子上,活像一串考拉项链。


  青年倒是处变不惊,就着挂住的孬子,面无表情地说。


  “我家定了冒险者周刊有三险一金有暖床的家里没有什么需要的东西了推销卖淫请回……咦?”


  他看到了冒险者。


  “恩,恩维大人?”


  


  诺亚·休利特的烦恼很多。


  一是自己的伤口总是无法愈合。


  二是自己一觉醒来居然多了个男朋友。


  三是……怎么把牛皮糖从自己身上扯下来。


  牛皮糖小姐冲恩维大人皱鼻子瞪眼,毛茸茸的脑袋在他胸前蹭来蹭去,喉咙里甚至发出了呼噜声。


  ……小姐,虽然我是个gay你也不能这么不避嫌啊,而且对面还坐着烈火的恩维大人啊!在偶像大人面前这样搂搂抱抱多不像话啊!你还瞪大人!过分!哦,恩维大人真好看……


  一边板着脸,一边脑海弹幕疯狂刷屏的休利特继续之前的对话:“原来如此,您是来平息西格林雅的丧尸潮的。您任务完成了吗?接下来需要什么帮助吗?”


  对面落座的恩维大人好像没有听到,蓝色的眼睛紧紧盯着休利特,似乎有小火苗在其间跃动。


  恩维大人这个反应……难不成,难不成是看中我了吗吗吗吗吗吗吗吗吗?!!


  休利特心脏砰砰乱跳,开心得眉头都拧起来:“大人,您接下来需要什么帮助吗——”


  话音未落,准确来说是落不了了。一直舒舒服服趴在他胸口的牛皮糖小姐一把扑倒他,嗷呜一口就咬了上来。


  休利特:……


  休利特深深觉得自己要炸。


  牛皮糖将烦恼的神思都飘远了的休利特松开,正在满足的舔沾血的嘴角,忽然被一把提起。他生气的乱扑腾,但碍于身高不够,怎么扑腾都打不到对方的脸。


  “哪里来的野猫?”来人嫌弃的将牛皮糖丢给坐在沙发上的冒险者,捞起休利特,上下一打量,看对方嘴角的血迹十分碍眼,嫌恶地凑上去舔掉。舔完又伸出舌头将他口腔内部的血液口水都仔细刮走吸去。休利特浑浑噩噩间在男神面前又被亲了一口,还被亲得大喘气,魂思一回来,理智和羞耻心瞬间被原子弹炸得渣都不剩。


  一旁,牛皮糖赶紧缩进了冒险者的怀抱,背部抵着温暖的胸膛,瞬间有了底气,猫(?)仗人势,恨恨做出要开打的架势。


  冒险者叹口气,掏出紫薯干在孬子面前一晃,瞬间收获了一枚“看起来好好吃我想要”眼神。


  他凝视着孬子水汪汪的眼睛和鲜红的唇瓣,突然很不想让这个家伙如意。


  那边终于吻够后,休利特顶着一张满是乌云的扑克脸,软着脚,介绍来人:“恩维大人,这位是我的同居人,白黎。现任基地的护卫队长。”语气有点沮丧。


  白黎面颊上印着粗粗短短的胡渣,眉头到下颌斜着一道刀疤,看起来年岁已久,他穿着一件黑色背心,腱子肉把衣服撑得满满的。


  冒险者颔首。


  白黎哼了一声。


  “这位是恩维大人,a级冒险者,我的部族的恩人。另外这位……额……”


  休利特想起来自己自从见到冒险者就没关注过牛皮糖,名字也没有问,不由更烦恼了:一向以礼仪著称的白色种族今天连连丢脸传出去他真是老脸不要了。


  冒险者将冲白黎做鬼脸的孬子护在身后,紧紧握住他的手。


  “这位是安冉,我的恋人。”


  休利特:……我是不是嗑蘑菇了?


  休利特的烦恼四,暗恋的欧巴有了喜欢的人。我要不要劝欧巴和我情难自禁一下呢……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寂静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