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静森林

我独自走在这片密林。不知道会遇见多少美丽与陷阱。

孬子和冒险者3

  冒险者像是被电击到,狠狠甩开手,转身捂住脸,良久,才回转身来。


  孬子撅起嘴。虽然对于拒绝习以为常,但是凭着美貌和顺从,还没有人如此严肃地甩开自己过。他再次伸出手,抓住了冒险者的上衣下摆,轻轻摇晃,棕色的眼睛挤出一滩泪水来。


  摊主瞧了这白生生的美人儿梨花带水的样子,心脏那个扑通扑通的跳哦,差点没把糖白送给人家。他心底想,这冒险者真不是个知情知趣的,若叫我捡了美人,哪里还会让他哭起来,不说是糖,便是连星星,都会拼老命给人家摘下来。


  他在这边胡思乱想,那边冒险者轻轻握住孬子的手腕,深深吸了几口气,控制住自己,才没有当着摊主的面哭起来,红色的眸子慢慢恢复成深海般的蓝。


  冒险者到底还是买下糖果。


  摊主瞪着手里的a级丧尸核,他也好想被土豪包养哦……


  


  补给都齐全了,衣服也给孬子买了几套,冒险者眼神飘到一身长裙的孬子身上又移开,有些恍惚,更多的是心虚。


  穿着长裙的孬子美艳不可方物,他的男性特征糅杂裙子所代表的女性的柔美,像是一只美丽的花孔雀,更吸引人的眼球。


  关于这件衣服呢……真的只是一个意外。冒险者发誓自己根本没动过这个念头,只,只是……


  摊子上,挂着铺着各式衣物,一件粉白长裙挂在售卖的地方,粉色的飘带在风中招展,轻轻拂过孬子的发梢。孬子抬眼看到裙子就抜不了脚了,他还是第一次看见层层叠叠的公主裙,毕竟自有意识以来,见到的都是村野中人,男人普遍背心长裤,女人们忙于农事和军事,有一件裙子就不错了,哪有这么精美的衣物呢?孬子眼巴巴瞅着长裙,冒险者知道自己不该买的,可是一想到对方穿上裙子的样子……而且,就,就只这么一次的话……他红着耳朵去付了钱。


  冒险者一手拿着买下的许多吃食,一手牵着孬子,往越野车走去。说起来,这些吃食的价格便可以抵得上这部车了,他看着孬子欢天喜地又顺从的样子,眉头舒开。


  越野车车身斑驳,破破烂烂,里面的设置倒是完好无缺,车前还荡着一个小小的碧绿弥勒佛挂件。那弥勒佛头部缺了一小块,似乎是在某次撞击中碰碎的,裂痕一直蔓延到都要笑裂到耳朵的嘴角上。


  孬子挥舞手臂,高高兴兴地奔上车,坐在正驾驶位上,把着启动杆拉上又拉下,方向盘在他手里被转的虚成一个圆圈,过了一会儿,又对挂件起了兴趣,起身抓住弥勒佛想把它扯下来玩,无奈力气太小,怎么拔这个萝卜都岿然不动,他只有干瞪眼。


  冒险者右手捏拳放在唇上,笑了。


  他很长时间没有笑过了,这么一笑,给旁人看了,更像是威吓。


  孬子歪头看他,眼睛里是一片棕色,满是好奇。他觉得冒险者一笑,身上的气势就变了……他不知道怎么形容,大概就像是暖春天吹着微风独自一人躺在田埂上吧。


  冒险者俯身,手掌摸上孬子黑色的头发,顺滑的感觉一如以往,孬子舒服地闭上眼。他缓声告诉孬子,之前的行为是不对的,在他这里,想要糖,告诉他就可以了。不需要交换。


  孬子不懂,这太有悖于他的常识了。


  没有交换,怎么会有获得呢?


  他愣在座位上,忽然意识到什么,惨叫着逃到副驾驶上,双手抱头,瘦弱的身体颤抖不已。如果可以的话,他会钻到车座底下去。


  冒险者又是心酸又是难过,知道孬子是怕以肉体的疼痛来交换。牙齿被咬得咯咯响,他好恨!


  感受到他的怒意,孬子悄悄又向后拼命挪动了几寸,连呜咽也不敢发出来。


  冒险者的愤怒一滞,他缓缓矮下身,向孬子伸出右拳。


  孬子瑟缩地更厉害了。


  大白兔,吃不吃?


  没有想象中的锤击和暴打,拳头打开,手掌中央静静躺着一块大白兔奶糖。


  奶香味飘到了孬子的鼻端。


  孬子挪开双手,从指缝里怯生生看出来,对上一双眼睛。


  蓝色的眼睛漾着海水的波纹似得,他的不安被温柔的潮水一波波抚平,巨大的安全感涨潮般淹没了他。


  孬子小心翼翼递出手指,又快速缩了回去。


  冒险者耐心的等着,对于孬子,他的耐心一直很多。


  几次之后,那只洁白纤弱的手落下来,抓起大白兔,兔起鹘落,迅速放进了自己的嘴里。


  冒险者低声叫道,糖纸——


  孬子本就害怕,这一声来的突然,猛地被吓住了,只见他瞪大眼睛,喉咙一个咕隆,糖纸包糖就这么直直咽了下去。害得他一阵猛咳。


  冒险者不知道自己该是好笑还是心疼,他抱住孬子,轻拍帮他顺气。


  孬子一想自己没付出什么东西就得到了糖果,屁股不疼腰不酸,这笔买卖划算得很,眼睛一转,就这么让冒险者抱住了。


  刚过一会儿,又想到不仅糖没尝到味道,还害得自己不舒服了好一会儿,更别提之前还被逼着吃了不少口味欠佳的压缩食品,这笔买卖实在很不划算。他重重推开冒险者,不死心地又拽了一下弥勒佛,见真的是没法取下,鼓着脸自己爬到后车座上去吃棉花糖了。


  冒险者毫不介意被推开,他闭上眼回味怀里残留的温度和气味,慢慢勾起嘴角。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寂静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