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静森林

我独自走在这片密林。不知道会遇见多少美丽与陷阱。

孬子和冒险者2

  孬子在飘到霍镇之前,待过好多地方,但比较之下,还是霍镇最好。


  没有人会强迫他,伙食也好,物资也好。


  主要还是伙食好。


  现在呢,他跟着冒险者穿丛林,越高山,涉江河,吃的是压缩饼干,偶尔尝点被火烤焦的野味。还没有盐和佐料。


  孬子十分不满。


  表现在什么歌都不唱了,白天也不让冒险者抱,更不去沾冒险者烤焦的食物。


  冒险者一靠近,他就立起牙齿,舌头顶在牙齿后发出嘶嘶的威胁。


  冒险者对此无可奈何。


  只有在晚上睡觉的时候,冒险者才被允许靠近。如果说孬子对这次的更换最满意的地方,那就是冒险者的怀抱,当然,只限于晚上。靠在坚实的胸肌上,敏感的耳朵能听到充满生机的彭彭声,能感受到肌肉随着呼吸上下移动。但听多了彭彭声会乱掉,每到这时,孬子不耐烦地敲敲这块枕头,几声绵长的呼吸之后,彭彭声又会平稳下来。


  孬子喜欢平稳。



  冒险者准备带着孬子去东南方的幸存者营地,路过集市时,他用五十个D级丧尸核买到了一辆越野车,补充了物资。


  孬子看到糖,眼睛发起光来,扯着冒险者奔向了摊子。孬子不记得那些吃糖的回忆,但是糖在舌尖上的美妙滋味犹在。


  乱世里糖是很少见的,只有高层才能享用,这种食物不能填饱肚子,价格又高,一般的冒险者少有购买。能在这个小集市里碰见,更少有。


  冒险者犹豫着,他记得孬子不能吃糖。


  孬子眼巴巴的看了看糖,又看了看冒险者。


  一身尘土的卖主被孬子的美貌震惊了,问冒险者,这么好看的货色,你是在哪里买到的?


  冒险者说,捡到的。


  卖主感叹道,运气真好啊,这可比白队长的相好还好看。


  孬子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他想吃糖。


  孬子拽拽冒险者的衣角,脱下了自己的上衣。


  雪白的肌肤像是能流转光彩似得,刚一露出来,就抓住了人的眼。


  冒险者一把抓住孬子的手,将他严严实实套好。


  孬子握住冒险者的手,他的手柔软而白皙,轻轻覆在冒险者厚实粗硬的手上,就像是白雪飘落在岩石上。


  他牵着那只手,放在了自己的上衣里。


  想要的东西,需要肉体来支付,孬子虽然孬,但是他一直都记得。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寂静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