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静森林

我独自走在这片密林。不知道会遇见多少美丽与陷阱。

【蛋哈】昆虫记(1)

提醒:

私设很多。

有角色死亡。

三章内完结。

题外话:真的好久好久没产过粮了。手抖。

——————————————————————————————


再一次恋人失忆,艾格西闷不做声将自己缩进房间。再出现于梅林面前已经是几年后。

他衣着高尚,还冠着亲王的名头。

过去的旧情人仍旧温和腼腆,养着另外一只蝴蝶犬,取名为腌黄瓜,帮他看家护院,以及在蝴蝶标本里捣乱。

他们在路过的广场上跳舞,哈利惊讶于这青年的舞步精湛。他贴身上来时,哈利差点合不了拍,一步踏错,撞在交换舞伴的女士腰上。

女孩惊叫一声,而青年只是脚步稍顿,手掌扶住他的脊背,往怀中牵过。制作精良的西服软滑,包住老男人的腰身,手掌似乎可以沿路一直滑下去,就像以前那些日子里一样。

青年忽然笑开,新年的夜里要放烟花的时刻,他高声说,新年快乐!

中年再就业的昆虫学家一个字不落的听到了,他也微笑,新年快乐。

突然人群嘈杂,倒数数到最后一个数字,烟花爆开。白光炫目到所有人闭上双眼。

昆虫学家失明的左眼皮上微微落了只蝴蝶。


后来,昆虫学家和自己的不务正业的好友一起打桥牌,两人东拉西扯好多学生旧事,背后的电视转播前几天的北欧皇室新闻,嘈杂而无序。梅林看了会儿,漫不经心换了台。

昆虫学家问,刚刚是什么新闻?

好友抬起眼皮说,好像是个什么亲王被刺了。

他哦了一声。

脚边的腌黄瓜拿爪子推他要食物,他慢吞吞离开座椅,去找王牌狗粮。好友喊他,记得帮我捎块布丁。

他合上门,在门扉闭上的瞬间冲好友做了个鬼脸:就不。

阳光慢悠悠飘进过道里,尘埃在虚无中舞蹈,金色打泼一地,他盯着某一角看,想起自己好像有一只非常非常特殊的金色蝴蝶,比这阳光美得多。没有什么能比得上。

可是那蝴蝶去哪儿呢?

大概是被腌黄瓜扒到什么角落了吧。他提起狗粮,晃过走廊。

不过没关系,只要是在这屋子里,就算藏得再深,也会某一天重回到他手里。那时候他会好好再看看这只蝴蝶,然后把它钉在自己的床头上。

端着布丁,他推开门。好友安静地坐在沙发上,闻声抬头笑着说,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我都快赢了。

大概太开心,好友的眼睛居然全红了。

他们继续打桥牌。 

晚饭后,梅林送给他生日礼物:一只钢笔和一本包金边的《昆虫记》。

哈利说,你今年又送俩个?

梅林说,呵,那你还我啊。

昆虫学家作势丢钢笔给他。

有本事把孤本《昆虫记》还我。

时间不早了,我已经叫车送你回去了。昆虫学家抱着书狡黠地眨眼睛。顺手就用书页挂好钢笔。

梅林叹口气,低声说,还是他懂你。

门外催促起鸣笛,梅林抬眼看表,起身再次拥抱哈利,非常深的拥抱。他用力地拍拍好友的肩背,好像如此可以把一些欲言又止的话语敲进对方的身体里。

昆虫学家轻松地回抱他,突然说,你知道吗,我俩好像无患子虫。

梅林皱起鼻子,哦,老天,你要知道我所有科目中……

生物是最差的。老友补充道。


俩人相视一笑。




 
标签: 蛋哈
下一篇
评论(6)
热度(22)
©寂静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