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静森林

我独自走在这片密林。不知道会遇见多少美丽与陷阱。

灰姑娘和地下拳手【出胜】

警告:死柄木弔-出-胜

这个俗称:三个人的电影,但是我没有姓名。


胜己在地下打黑拳,他技术好,像头小豹子。谁也不知道他从哪儿来,这一身皮肉骨头如果搁在大都市里,绝对会是一个响当当的名号。


胜己打拳有自己的风格,下手快准狠,爱一击必中。同期有个拳手,自诩摸透他的快节奏进攻,拿时间惹恼打乱他的节奏。胜己果然暴怒,招招快拳。快拳吃的是力,是速度,也是一把双刃剑。对方估摸他体力不济了,见他腾挪移动的速度变缓,面上刚露出个笑容,就被一个出其不意的勾拳揍到了地上。

裁判摸着他颈子读着倒数,他晕乎乎看见金发的拳手吐出一口血,咬着护具在笑。台下震耳欲聋的欢呼。


拳法漂亮,会控制节奏,还懂...

出胜 九九和报报【完】

⚠️女体化警告


——————————————————————————————————

九九和报报都是雏妓。


报报之所以叫报报,在于她美,小小年纪就被包养,男人们争先恐后要她,甚至为此斗殴见报。

但报报不喜欢男人,报报总是想逃


九九就不会。九九家里有弟弟和妹妹要养,她要很勤奋很勤奋地做一个雏妓。


人生的问题总是离奇,你想得到的总是落空。不想要的却塞你个满怀。


九九太过勤勉,以至于她不像个雏妓,反像个老鸨。睡老鸨就像吃一顿酱板鸭。确实够嫩,但味儿太板正。

想逃的报报却常常客户盈门,客人们说,她生气骂人的时候更动人。报报的尖酸刻薄是客人们开胃的酸笋。如果报报能赏给...

出胜 【池塘生春草】番外 【春絮】

池塘生春草的番外,非常短。

说了下出久的视角——


小小道观里,出久苦心学习,他从旁人口中得知了旧友的现况,很好,非常好。他高兴,也为自己心中曾生出隐秘的愿望而愧疚自责。这个孩子,他从小体弱,母亲带他向佛,后又进了道观,学习道藏和儒学,他心里曾也燃烧过无止境的火,怒火和情焰。后来这些舔舐他心口的东西在为数不多的生命和浩渺无际的知识前削弱下去,他的眼睛凝视向星空和友人的方向,爱填满了七窍,并且使他变得轻飘飘起来。

在某一天,出久学会了御风和离魂。他常驱使他的魂从躯体中飘远,抵达千里外的地方,近近地看少年侠客如何笑傲江湖。有时候他也会飘到根本没有风的地方去,去找寻任何能帮到侠客的蛛丝马...

出胜 池塘生春草 【完】

孩子王看不起的人很多,比如瘦弱的人,比如爱哭哭啼啼的人。他带领着其他孩子占山为王,肆无忌惮跑过山野中每一条田埂。有天,队伍后头跟上了一个畏畏缩缩的孩子。

这个孩子长相瘦弱,衣服穿得堂堂。他一身病气,还沾着喝过药的味道。别的孩子要去驱赶他,被胜己拦了下来。

他并非好心上头,纯粹觉得毫无必要。

他们转身就去其他山闲逛。

瘦猴离队伍越来越远,最后完全看不到了。

春天空气芬芳。鲜的花脆的草,漫布在山间。几个小霸王横穿过山野,来到了一个崭新的地界。山遥遥,水迢迢,山腰上居然还现出一个足以容纳人通过的洞口。

然而第一个进去的孩子却哭着从洞口退出来。原来山洞里堆着无数的人尸,有大人的,有婴儿的,...

寓言

情节的开始无法预知

打下字母数字或者拼音五笔


飞散的碎片

满载预知


一滴水与宇宙调情

宇宙就死了


无机质的无限

绝对饮下苦酒


若是有神在此

必高唱圣歌

我们是羽翼

他们是羽翼


我们是庇护

他们是庇护


树倒桩坠地

压死大象还会是蚂蚁?


微缩的圆

与另外一个圆

从不否定三角形或者多边形


终焉之时 所有形状都会成为圆


就像伤心头绪

无情离思

淹没的孤寂的

肮脏的躲避的

受绝对推攘

落在眼底


如苹果落在牛顿头上

它们滚出圆形

????唐人街探案2居然出了

而我第二章还没发

😨简直震惊。

电脑版lofter登不上去我都快忘了这茬

【蛋哈】昆虫记(1)

提醒:

私设很多。

有角色死亡。

三章内完结。

题外话:真的好久好久没产过粮了。手抖。

——————————————————————————————


再一次恋人失忆,艾格西闷不做声将自己缩进房间。再出现于梅林面前已经是几年后。

他衣着高尚,还冠着亲王的名头。

过去的旧情人仍旧温和腼腆,养着另外一只蝴蝶犬,取名为腌黄瓜,帮他看家护院,以及在蝴蝶标本里捣乱。

他们在路过的广场上跳舞,哈利惊讶于这青年的舞步精湛。他贴身上来时,哈利差点合不了拍,一步踏错,撞在交换舞伴的女士腰上。

女孩惊叫一声,而青年只是脚步稍顿,手掌扶住他的脊背,往怀中牵过。制作精良的西服软滑,包住老男人的腰...

保护

从一朵花到一棵草,漫天金光的世界中


穿越沼泽


保护的伞遮住眼睛

狸猫横越花茎


负鼠的儿子在天上

雏鸟在地面筑巢


所有窠臼中

拉开的弓箭往回走

撤出文明的注视

贯穿一只猿猴的心脏


而我们

握紧渴望

像一头驴蒙上眼睛

低头磨紧

大豆和不知名的香草

夏天

电脑重新恢复,像是庆祝我重拾旧爱,系统掉落好多宝物。一一看了,是几年前偶然删除或者刻意谋杀的文章小说。

心境顿然复杂——一个重恢复的新生之地,和衰败的已死紧密相连,如同春之女神踏足冥界之王的领土。

想来是因为已死去一次,和重生小说的主人公类似,这些文字与我之间毫无温情可言,重看,只是放映一场场电影。我可以带着爆米花,戴上3d眼镜。

不是老朋友,不算旧情人,没有恩怨,江湖里也无甚传说。

看完后,我在心里给它们都打了低分。


又是一个没有好电影的夏天。

大皇宫和大保健 上

1.秦风x唐仁  cp

2.唐人街探案同人

3.一篇简单粗暴的黄文开头

………………………………………………………………………


  一


  嫩雏秦风被他舅拐带到店里来了。号称九零后的表舅咧嘴傻笑,一副熟客的姿态。


  这家店位于唐人街某旮旯,是各位华裔们心照不宣的好去处。看起来尤其是表舅的福地。他和各路姑娘熟稔地打招呼,对于她们的胸围身高下巴尖度可以说是了如指掌。秦风不知道他那傻愣愣的大脑是不是都装了这些废东西才因此一点用都没有。


  他也不想知道。


  店里霓虹灯乱闪,像多个路口交叉里红绿灯精的聚会,五光流彩,男男女女挤作一堆,漂亮的大腿和乳房并...

下一页
©寂静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